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贪生,贪爱 ——记《胭脂扣》

故事的开始,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那种开始。

公子少爷们一晌贪欢的风尘之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脂粉香,佳人着一身风流倜傥的男装唱着戏,二胡的声音咿咿呀呀地响。

佳人这边唱着,那边一个眉眼如画的公子上了楼,他朝路过的两个姑娘浅笑,眼睛里有光华流动,那般夺目。

看客们看到这儿,大抵会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心里暗暗叫上一声。

哟,这貌美的公子哥儿定是个情种!

果不其然,公子见了佳人,佳人靠得他那样近,他没有躲,已魂不守舍了。

佳人一出戏将将唱罢,他却急着接过了末尾,赢得佳人一句笑嗔。

“你哪儿来这么多愁啊!”

所有人都不以为意地笑着,是啊,二十出头的世家子弟,吃喝不愁,眉目似画,哪儿来这么多愁啊!就算有,也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

彼时,他们不知,我亦不知,不久后的他,怎一个愁字了得!

佳人嗔罢,便潇洒离开了,留他痴痴凝望。

甫一落座,便问人家,“方才唱戏的那个是谁啊?”

不怕羞!

须臾,佳人便又到了,却不多言语便翩然离开了。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须知男子最吃这一套。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抢,抢得着不如抢不着。人总是对难以拥有的东西最为喜欢眷恋。

果不其然。

“如花,陈十二少要见你呢。”

“陈十二少?”佳人侧首回眸,目光迷离,“哪个陈十二少?我不认得他。”

“就是‘哪儿来这么多愁’的那个!”打牌的小姐妹们调笑道。

她本是不去的,可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受了那温柔眉眼的蛊惑,她到底是去了。

他离得她那样近,眉眼那样温柔而清晰。

她口中说着“逢场作戏,不必当真”。

可心里明明已经当了真。

他们在一起了。

画面一转,竟已过了五十年。

一对平凡的爱人,同在一家报社工作,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眉梢眼角都蕴着深切的爱意。

我看得一头雾水,几乎怀疑是跳了片子。

直到,她的出现。

鬈曲的发,红润的唇,还有那亘古不变的,迷离的眼神。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她不是人,是鬼,是在黄泉路上望穿了秋水却盼不到所爱之人的鬼。

她等不到他,所以来找,他从不会失约的,她的振邦,如何会负她呢?

“三八一一,老地方等你,如花。”

她刊遍了所有报纸,阿楚为她涂上不会褪色的唇膏,她站在从前倚红楼的地方,痴痴地凝视着每个过路的行人,试探地朝他们露出妩媚的笑。

可惜不是,全部都不是。

十点五十分,十一点,十一点半,十一点五十五……

流逝的不只是时间,还有她一点一滴的爱与期许。

回去吧……他不会来了……

可她不甘心,不甘心形单影只地来,又孤孤单单地回去。这个见惯了风月的女子,那样执着地相信,她的十二少,不会变心。

的确,他没有变心,他只是更爱自己。

女人贪爱,男人贪命。

阿楚与阿定在人潮中行走着,他们只是芸芸众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对恋人,这个时代,没有人会像如花一样为爱舍命。

她以为她能做到的,他也可以,可惜。

当阿定无意中找到三四年的报纸 当如花清楚地看到上面的文字,她难掩心底一重重的失望,和那根本无从躲避的痛楚。

他到底是负了她!负了她的一腔深情。

是了,是了……她忆起她喂他鸦片时他目光中的躲闪与逃离,他还是惜命的……

阿楚责备她不该在酒中下安眠药害他,可是她错了吗?他怕,她便不让他怕,她孤单,他为甚不能陪她?

如花魂断倚红,阔少梦醒偷生。

女人贪爱,男人贪命。

奈何她与他羁绊太深,如何舍下?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找到了他。

当年的翩翩佳公子已然迟暮,年过古稀的他被岁月冲刷过的眉眼再不复当初温柔,可那烙印在她心里的情事,是不会淡的,他的温柔,早已被她刻于骨,铭于心。

哪怕她的心不再跳动。

她将当年他送的胭脂盒还回,目光一如从前迷离,只是多了分凄凉。

凄迷,大抵便是用来形容她的目光。

“十二少,多谢你还记得我。”

“这胭脂盒我戴了五十几年,我不想再戴了。”

她走了,明明万般留恋,万般不舍,她却还是走了。

阿定想要追上,却被阿楚拦下。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们只是普通人,成不了传奇,只能过好自己的日子。

只是传奇,大多都不美满。

那个老人眼角落出一滴泪,他起身追上如花,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如花,原谅我!”

她驻足,侧首回眸,鬈曲的发,红润的唇,亘古不变的,凄迷的眼神。

她羡慕阿楚,有一个那么爱她且永远陪伴她的人。阿楚羡慕她,羡慕她可以做自己一辈子都不敢做的事,那样纯粹而决绝。

我们总是在艳羡旁人,而不懂得珍视自己。

如花轻轻地笑,仍是旧时的模样。

我想,她原谅他了。

或者说,她从未怪过他。

“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心思/情象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延续不容易”

“负情是我的名字/错付千般相思/情象水向东逝去/痴心枉倾注/愿那天未曾遇”

“只盼相依/那管见尽遗憾世事/渐老芳华/爱火未减人面变异”

“祈求在那天重遇/诉尽千般相思/祈望不再辜负你/痴心的关注/人被爱留住/问哪天会重遇”

贪生,贪爱 ——记《胭脂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贪生,贪爱 ——记《胭脂扣》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