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芳华》|能够长久的,总是困境里纠葛的感情

《芳华》|能够长久的,总是困境里纠葛的感情

~1~

冯小刚是个有能力的导演,《芳华》不是一部喜剧,他把严歌苓小说中幻灭的通病改成了自己擅长的黑色幽默。

剧情细腻而琐碎,要表达的很多,有的东西让人看了欲言又止,比如高原上的慰问演出,对文工团这个集体寒心的何小萍失去了上进心,宁肯装病也要错过演主角的机会。

当这点小心思被宁政委识破,将错就错,他高喊着向她学习的口号,看她那彻底被激励的表情,应该是完成了角色任务,既然如此,为何之后又莫名其妙被下放到野战医院?看得有点稀里糊涂。

遭遇敌军袭击时,由于小萍第一时间内保护了一名伤员,一向被别人踩在脚下的她蓦地成了英雄,因落差太大,大脑接受不了,成了精神病患者。这个过程也省略得有点不自然。

也许,“文化大革命”的特殊时期、唐山大地震、国家领导人相继逝世等历史事件背景下,故事的叙述注定是一个行云流水的走向。

~2~

影片讲了在充满理想和激情的部队文工团,一群正值芳华的年轻人爱情萌发时的故事。

男主刘峰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总是做着有益于社会和他人的事,并不求回报。

他乐于助人。战友结婚了,想着省点家具钱,他亲自手工给人家打了对沙发。

他打抱不平。何小萍被男舞伴嫌弃“浑身臭得跟在泔水桶里捞出来一样”,明知腰部受伤的情况下,看到后他还是主动把活儿揽了下来。

为了对得起受到的嘉奖和荣誉证书,哪怕领导找他谈话,替他不值,他也非得把去大学进修的机会让给别人。

这样一个完美的人会不会犯错?会。

他终归是个人,是个男人,这俩身份排除了他是个纯粹的“好人”。

“那个混账的年龄,你的心里身体都是爱,爱浑身满心乱窜,给谁都不重要。”

爱情的冲动使他忘乎所以,向林丁丁表白后,颤抖着抱住了那渴望已久的身体。恰巧,被巡逻队抓了个正着。

《芳华》|能够长久的,总是困境里纠葛的感情

在那些威逼利诱他承认“耍流氓”的口供面前,在被他喜欢的人落井下石之后,本该向往的美好爱情,再没有了揪心的思念、甜蜜的幻想、时刻的关注。

他和林丁丁的距离那么近,中间却像隔了整个世纪。一切的一切,包括过往的嘉奖与荣誉,成为一个真诚却虚幻的记忆吧,该画休止符的时候,没什么可惜。

从小立志做个好人,现在才发现好人其实也有点坏。

“刘峰的好,无疑将自己置身于风口浪尖。毫无疑问,当他犯了一点错误时,人们也会将他从峰顶重重地推下去,让他积累的名声毁于一旦。”

事到如今,要那些破玩意有什么用呢?大奖状、荣誉证书,统统打包,留着,是不是对过去莫大的讽刺?扔了。

~3~

没想到,何小萍把他的大包强势地据为己有。那仅仅是个包吗?那是一个好人全部的内涵。

关于好人和坏人,她自信比他懂得更深。

宿舍里几个女兵,平时除了萧穗子对她还算友善,郝淑雯和林丁丁在她面前,不只有高高在上的姿态,欺负人起来,小萍觉得自己连做人最起码的尊严也没有。

尤其林丁丁那种人,永远不会明白一个新兵蛋子在没有分到军装时的失落心情。因为小萍没打招呼,穿了她的军装去照相馆照了张相,她想寄给在监狱里劳改的父亲,让他看看多年没见面的女儿英姿飒爽的样子。

于是,小萍因“手脚不干净”被判定是“革命队伍里的沙子”。有次下雨没及时收“做过手脚”的内衣,受到文工团其他女孩的肆意耻笑与搜身,她越哭,她们笑得越大声。

当人们把对她的批判变作狂欢的下酒菜,当善良的人总被欺辱,她还会善良下去吗?

“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

我想小萍的内心有面镜子,能照到好人就能照到坏人,能照到善良就能照到邪恶。无力抵抗的命运,只是在镜子的两面来回穿梭罢了。

她和刘峰是同一类人,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心才是一面镜子,干净剔透地照亮着那些嘲笑别人是“坏分子”的所谓“好人”的丑恶嘴脸。

令人动容的是小萍在月光下的草坪上跳的一段独舞。

《芳华》|能够长久的,总是困境里纠葛的感情

这时候,她不是被别人欺负的对象,不是见义勇为的英雄,更不是精神病患者。客观的舞蹈世界里不分好人坏人,没有战火没有杀戮没有血肉横飞的尸体,所有的烦恼神奇到消失殆尽。无拘无束做自己,感觉真好。

~4~

而不论好人或坏人,都是世俗的人,有世俗,必会俗套,说到底这是个俗套的三角恋的故事:萧穗子、陈灿、郝淑雯,刘峰、何小萍、林丁丁。

穗子是个善良而敏感的姑娘,在三个人的世界里,她选择把爱藏在心里,默默付出,陈灿出车祸掉了牙齿,她甚至拿出自己的金项链给他作牙托。

可感情毕竟是双向的,表面上陈灿和郝淑雯经常拌嘴吵架,事实是摩擦才能来电,加上两家门当户对,最后穗子不得不把那封藏在陈灿箱子里的情书偷偷取出来撕碎,抛向空中。

当纸屑漫天飞舞,她哭了,似乎,青春的故事也随之灰飞烟灭。

刘峰喜欢不喜欢他的林丁丁,他不知道,有人偷偷爱着自己,这个人就是何小萍。

其实在刘峰腰伤没好的情况下做她舞伴那次,她就认定了他。当自卑已成习惯,配不上他,好像是理所当然。

都说被爱是幸福的,但小萍没想到他爱的那个女孩不但不感激刘峰,还倒拉一耙,告他“耍流氓”,这是她难以容忍的。

刘峰走了,离开了文工团,她的心也随他去了,林丁丁不稀罕的这个男人,却是她爱而不得的礼物。好多话想跟他说,话到嘴边又咽下,终究没能说出口。

爱情不像跳舞,年轻时不懂得,或许人到中年才明白,留在脑海中依然起舞的故人,才是最牵挂的那一个。

讽刺的是,岁月饶不过的除了人,还有青春时的爱情。

郝淑雯与萧穗子议论着林丁丁中年大妈肥硕到变形的身材:如果刘峰看到她现在的模样,他还会摸她吗?

她们还是把照片给他看了,彼时,刘峰的心里一定是五味杂陈的。往往,那些爱过的,只是一晃而过的青春的印象,真的不是那个人。

承认错爱,不在于勇气,飞逝的时光会实话实说。

有些人有些事,错过,再也回不到从前。刘峰的爱耗尽了他光荣的半生,小萍的爱耗尽了她最美的容颜,以至于重逢,那些曾经对爱打心底里迸发的热烈,早在各自的生活轨道里所剩无几。

他们并排坐在长椅上,千言万语,空留遗憾。

她说:“那时我送你,就想说一句话,但没说出口。”

“现在可以说了吗?”他问。

“我想说,你能抱抱我吗?”

他自然而然搂住了她的肩膀,平实而满足。

此刻,旁边绑着鱼鳞袋子的小拉车抢了戏,打动人的细节有时也挺讨厌的,让人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后来两人有没有在一起,真的不重要了,看到这一幕,我喜欢哄哄自己,假装他们在一起,因为,更为长久的,总是困境里纠葛的感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芳华》|能够长久的,总是困境里纠葛的感情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