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昨天看完《妖猫传》,随即在朋友圈里发出了如下一段话:

差,好像没有想象中像《无极》一样的差,
好,也并没有说好到超过巅峰的《霸王别姬》,
这部电影对于我来说,只是又多知道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演员,还有让我想看原著的欲望。

于我之最大收获,大约是认识了饰演杨贵妃一角的美人演员,“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的华美景象,还有一条惊呆我的朋友圈评论:

“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不过这景从前也并非无人演绎,徐克的“狄仁杰”系列,也曾经试图展现万邦来朝的包容的大国风范,但《妖猫传》的时间线,有点像是清晨荷花上的露珠,鲜艳欲滴,原本是最美的时刻,可稍不留意,就从那高洁之处坠下,落入潭中,深不见底。

在那稍瞬即逝的美好中,戏台搭好,这一出戏唱好了吗?

我真不知道。

那仅用“不知道”三个字,来见证我的无知而可怖。

人,不知所以

空海,一位普通的留学僧;

白居易,一位帝王身边的起居郎;

两人为何就能熟悉的仿佛前世今生的伴侣,如影随形?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也许白居易觉得可以从空海身上得到想要的真相,也许空海确实也需要这么一位大唐长安的导游……

可莫名看的时候越来越觉得,这不就是白·华生和空·尔摩斯么?

我认同福尔摩斯和夏洛克两人缺一不可的逻辑和出场时谁也离不开谁的彼此的需要,以及对方对自己的重要,可我真不理解白居易和空海是怎样的宿命而选择一起踏上这段旅途。

陈凯歌导演的访谈中说道,他读过白居易的《琵琶行》: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能看出白居易心中对落魄歌女的同情,这样一位弱女子的关心和在意,以及能用《长恨歌》这样的诗篇,写出唐皇帝与杨贵妃之间的爱情,让导演觉得他是一位多情的人,甚至揣摩白居易与杨贵妃的隔代相爱这样的情感。

浪漫,是李白的;

从白居易的诗中,最多的,还是现实。

可,浪漫,是导演的权利。

但,浪漫的背后,决然不会存在像影片中的嫉妒,长安城处遍布诗人,每一位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白能安居一隅,必然有他自己的过人之处,哪里会有像影片中对李白的傲,我更愿意理解成欣赏。

空海,空·尔摩斯一般的存在。

确实说了一口流利的汉语,也确实笑对人生。

可,如若说那一抹微笑,是智慧的微笑,我还真没意识到。

顺便说一句,小和尚,舞跳得真不错。

情,不知所起

富丽堂皇的时代,必然会有风流多情的人。

那么多歌楼妓坊的存在,那么多来自天涯的旅人,那么多故事,那么多酒。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帝王之爱,有时三千宠爱在一身,有时当牺牲时必然牺牲;

这样的情,李隆基在乎的大概是曾经拥有。

安禄山也不外如是。

可玛丽苏大战中的其他参与者,这份情,我真不懂。

白居易之爱,一首《长恨歌》,倾尽所能,一字一句斟酌,耗费心力,午夜梦回,似乎能听到霓裳羽衣曲中旋转的玉环,这份情何以生?

陈凯歌导演访谈中所谓的“隔代相爱”,可,白居易到底是爱杨玉环这个人呢?还是爱她与李隆基之间的爱情?为何越接近真相时,觉得自己被欺骗的痛不欲生又像并不是爱,只是得到了一个真相。

阿部的爱,一见钟情?还是情深不知处?他怎么就情难自禁的恨不得跑到贵妃跟前想去告白,然后被唐明皇甩了四个字“极乐之乐”?

白鹤少年的爱,大概算是知己的爱?白龙,从不说谎的白鹤少年,不会讨得欢心,不会说谎,爱是赤诚,恨亦如此,幻化成妖,也不过是一心陪伴,一念之间。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看似情深,却依旧抵不过一场战争。

在那间茅草屋中,这些堪称爱她之人,也不过是沉默的等待死亡的宣判。

死亡的骗局,哪有什么骗局,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杨玉环对爱情的归宿,即便前面是死亡;

白鹤断腿,万蛊噬身,等她醒来的陪伴;

……

不知道,这样的深情从何而来。

慈悲也是一种情,所以,空海的慈悲,我不懂。

为什么有的人,他可以施展术法,救了;

而有的人,明明看出不对劲,却依旧静待事情的发展;

这样的慈悲,我不懂。

境,不知所在

当然了,这句话有两层含义:

  • 美轮美奂,不知身在何方

剧中拍摄的大唐城的场景,陈凯歌导演利用真正的实景拍摄,他道“不喜欢在拍电影的时候,周围都是绿布”,还有那不可言说的扑面而来的大唐的气息。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当然,这是实境;

同样,还有幻境;

极乐之宴上,滴水生莲,拾云而上,如镜的水面,吹奏着笛的女子,幻化成白鹤的少年……

当然,还有那棵繁花盛开的树下,风姿清雅的玉环。

时而精致,时而荒草丛生的庭院;

时而狂风暴雨,时而风平浪静的海上航行;

……

梦枕貘,以玄幻著称的大师,一个二次元粉,早已从《阴阳师》中领略了他营造出术的场景,那么《妖猫传》中以幻术而生的境,也必然是亮点之一。

给那个繁荣的时代,又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 你TM到底要去哪儿

然而,在这样如梦似幻的境中,也并非没有槽点。

摇晃的镜头,空海和白居易跑来跑去。

可是,观影时,在场的观众都有跟我一样的疑惑,“你们这TM是要跑去哪儿?”

如果说福尔摩斯的演绎中,每一个场景的切换,和他想要跑去的地方,都有证据和线索留给观众和读者;那《妖猫传》里的白·华生和空·尔摩斯奔向的场景,很多都让人没有头脑,为什么你去那儿,就能得到真相?什么东西指引你去的那儿?

不知道。

也许有朋友会说是猫的指引,没错,很多地方用妖猫的影,呈现于窗帷之上,有时在屏风之间,有时又灯火阑珊处,有时又在花间云雾中……

可白、空二人,他们所到之处,似乎猫与他们同行,甚至有点恍惚,到底是猫引着他们,还是他们引着猫。

也许是想显示猫的神通,或者空海的智慧,可我只看到了满满的柯南的诅咒之体——到哪儿哪儿死人。

瓜,非瓜;猫,非猫;花,非花;雾,非雾。

于是乎,这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没有一个人是赢家。

但,这部电影,应该会有输赢,不过我,依旧无知,而可怖。

毕竟,因有缘而读到的一本书,也曾经提醒过我:

“不要被XX网站的用户评论所迷惑”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即使写下这篇观后感,也想告诉大家,对你们来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

(作者:星雨小妖童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妖猫传》:一场关于杨贵妃的玛丽苏大战
分享到:
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