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头号玩家》:谁说这电影没有社会价值的!

文/小陌

警告!警告!有剧透!有剧透!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新电影《头号玩家》一上映,就得到了豆瓣评分9.2的高分。而这几天随着评分的人越来越多,评分虽有所下滑,但也一直维持在9.0的高分之上。

但令我感觉奇怪的是,网络上的多数观众,基本都在分析影片中那138个彩蛋,可关注整体故事剧情的寥寥无几。甚至有人放言:“这是一部只有动漫迷、游戏迷才能看懂的电影。”“这电影看得很爽,但没有深度,没有社会价值!”

我对此很不同意:这么好的电影,怎么可能只给你们动漫迷、游戏迷独自享受呢?就算没看过动漫,没打过游戏,也一样能享受这部电影好吧!而且,这电影明明很有内涵,怎么就没深度,没有社会价值了?

为了反驳那些网友的观点,我今天来讲讲我眼中的《头号玩家》,我眼中《头号玩家》的社会价值!

《头号玩家》这部电影,主要讲述的是2045年的故事。可是这个2045年,并不如乐观派的人们想象般美好。

在2045年,人类社会科技发达,可城市日渐破败,生存环境恶劣,又因社会分工越发细致,社会阶层越加分明,贫富差距明显。因掌握了信息与科技,有的人在这种环境下天生锦衣玉食、生活无忧;可有的人却只能居住在岌岌可危的贫民窟里,一无所有。

可以说,2045年的现实社会十分混乱,甚至处于崩溃的边缘。

在这样的社会里,社会阶层低的人若没有技术与资金,想要翻身,可谓十分困难;社会阶层高的人,又感觉环境落败,毫无生活的欣喜与激情。

于此,无论阶层高低、财富多寡,人们都开始对无趣的现实感到乏味,对于现实的寄托越来越少,对于改变自身命运的希望感到越来越渺茫,精神也变得越来越空虚。

在这种“不知道每日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的日子里,每个人都渴望新的感官与灵魂刺激,逃离现实,寻找新的情感寄托,寻找一个完美的灵魂避风港,以逃避面对糟糕的现实产生的挫败感。

如此,顺应着这种需求,能够让大家逃离现实,甚至能通过虚拟空间体验到全新人生,体验到一种虚假的现实感的VR虚拟游戏“绿洲”就迅速在全世界盛行。

在“绿洲”当中,人们能够轻而易举实现自己的幻想,能够简单粗暴地满足自己的渴望,能够随心所欲变成自己想象中的形象,没有现实规则的束缚,能够快速忘却现实的苦闷与烦躁。

游戏中的轻而易举与现实的步步维艰,形成强烈的反差,人们在情感上也越发依赖于这款游戏。

甚至到最后,玩这个游戏的人变得越来越多,几乎成为全人类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成为维持社会运行的一个重要系统。

而创造这款游戏的詹姆斯·哈利迪(马克·里朗斯饰演)因为给予了大家虚假的“现实满足感”,被遵奉为“神”。

我不清楚大家怎么想,可当我看完这个背景介绍,便是十分的不安。

我一直认为:人生存于世界上,无论环境多么恶劣,现实多么困窘,只要你自己想要改变,一切都充满希望。可是当大家开始对苦难感到麻木,对现状感到绝望时,无论现实还有多少像好转变的可能性,人类真正灭亡就已经开始了。

在这样的社会,没有人意识到真正的自己,没有人明白自己此生的使命。所有人活着,只是为了路过这个世界,在漫长又乏味的时间里等待死亡。

这种习以为常的麻木,最令人感觉可怖。可在《头号玩家》里,竟然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这才令我感觉到绝望与悲哀。

当一个社会将一个“娱乐创造者”奉为“神”的时候,如果这个“神”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指引人们重新获取生活希望的能力,那人类离死去也不远了。

这种深深的绝望令我感觉很不安,但当我看下去,不禁感觉庆幸,原来无论世界多数人多么麻木不仁,这世界还是有着一些人抱有对于全人类的使命感,詹姆斯·哈利迪是一个值得敬仰的“神”。

詹姆斯·哈利迪在他弥留之际,给“绿洲”玩家留下了三道谜题,并宣称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包括“绿洲”的所有权)都交给第一个通过三道谜题的玩家。于此,很多玩家都趋之若鹜,甚至很多大公司都参与这场全民狂欢的争夺赛当中。

哈利迪这三道谜题,表面形式各有不同,触发条件也不一样,看似只是游戏的精巧设计,但抛开VR虚拟游戏的外壳,这绝非只是停留于表面的“全民狂欢”,更是一个用游戏语言留给世人的警告:“多关注现实,只有在现实你才能吃上一顿饱饭”。

游戏的第一道谜题,是一场关于速度的拉锯战。可其本质,是指引大家反思自己行为思路,重审自我的第一步。

速度的直接与野蛮,能让玩家感受到无限的畅快。可无论你武器多么先进,技巧多么高超,速度多么惊人,你都没有办法超越那只金刚到达终点。

而要解开这道谜题,玩家所要做的,是反其道而行,一踩油门倒车到底。

只顾着前进,不一定就会胜利。及时停止,才能保命;积极反思,才是重点。这就是第一道谜题的智慧。

在现实生活中,时间都是往前走的,没有人能够独树一帜,得到上天眷顾,获得重生再重来一遍的机会。也就如此,每个人都只想着不断地往前冲,往前冲,在遇到瓶颈时,也只会选择不同前进的方式再来一遍。要是累了,疲倦了,那就停在原地,懊恼非常。

可却从没有人想过:前进的路未必充满希望,自省过后,后退的路也有可能有曙光。

就像2045年的人类社会,人们面对着落败的环境停滞不前,就只想着逃避现实,去逃到一个全新的丰富的世界,去寻找自己的快乐,而不是想着如何才能发挥人类的潜能,让凄凉的环境再次恢复昔日的生机盎然。

而第二把钥匙,就更为直观地讲述了关注现实,现实问题现实解决的重要性。

哈利迪用自己那青涩无果的爱情故事,向世人讲述了自己面对心爱女孩时的怯懦与愚钝,更向众多玩家讲述了逃避的后果:此生遗憾,不敢回想。

那令他在半夜辗转往复的遗憾,令他揪心非常。可他却是再也不敢面对现实,来为自己赢得一次渴望已久的宝藏。

幻想很美好又如何,不敢面对,不敢表达,就唯有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想象你侬我侬、情真意切,又有何用?

当现实的挫败一次次袭来,无论力道大小,你都不想站不起来的时候,便已失去了获得解决后的种种硕果。能够遗憾终生,便已是幸福;怕的是你连遗憾都不敢遗憾,回想都不敢回想。

游戏的第三道谜题,哈利迪便更为明确地告诉所有人:游戏只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来生活的。到达终点,永远都不是游戏的重点;享受过程,才是关键。

可在2045年,所有人都本末倒置,沉浸在“绿洲”中无法自拔。这是多么大的颠覆?亦是多么大的讽刺?

当一个游戏设计者在设计过程中,设定一个销毁所有作品的按钮时,想的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在担心,有一天这个游戏不再受控时,来一次全民强制戒瘾?虽然很粗暴,但是很重要不是吗?

从请求反思,到用自我例子佐证,再到强调游戏本来的价值与现实的意义,哈利迪把自己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弱剖给所有人,让所有玩家针对自己此生的失败来赢得胜利,不正是想着大家千万不要步他后尘,重蹈覆辙吗?

大家总说拯救世界的是男主帕西瓦尔(泰伊·谢里丹饰演),可我倒是觉得拯救世界的是詹姆斯·哈利迪。

毕竟,前者拯救的只是游戏世界,可后者拯救的可是关乎全人类生死的现实世界。虽说结局并未讲述詹姆斯·哈利迪这个愿望是否影响了大多数人,甚至并未讲述他的呼吁是否被多数玩家重视,但起码,他在尝试,不是吗?

所以,哪怕斯皮尔伯格用VR技术和游戏的外衣当做了外皮,你就能说它只是一部没有社会价值的商业片吗?我觉得不能。

《头号玩家》:谁说这电影没有社会价值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头号玩家》:谁说这电影没有社会价值的!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