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文丨指月

轰轰烈烈的五一档,三天产出综合票房9.99亿,较去年同期大涨27.4%。原本是中国电影市场继春节档之后持续爆发、欣欣向荣之势,但却因为《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引发了大众对于电影在线宣发恶性竞争的声讨,成为了“史上最乱”的五一档。

《后来的我们》宣发上原本就完爆同档期其他电影,票房也已经远远拉开距离。但此次事件折射出在线宣发的行业问题,却大概率将引来新一波的整改政策。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恶意刷票退票”无人领责,电影局介入调查

起源是4月28日在猫眼电影、淘票票等票务网站上出现大量《后来的我们》退票,被网友质疑该电影发行方通过大量购买预售场次为了增加排片,大量退票更是损伤了院线的利益。事件经过“电影票房”等微博大V讨论后迅速发酵,事件各方主角均有回复。

猫眼电影29日发布声明,公布了疑似恶意刷票约38万张的数据,暂停退票功能并表示:“猫眼平台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这种干扰市场秩序的行为,也绝不姑息和纵容此类事件。”同日,猫眼平台还发布了一条“致影院”的说明,声称退票订单中54%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因为”改签先退后买”错误计入退票之中,剩余46%有部分确认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

刘若英工作室30日发布微博,表示刘若英其团队“以诚信为行事基本标准”,会积极协助配合相关部门查明真相。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国家电影局也已经介入,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了分析,“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电影宣发出品各方都否认主观参与恶意刷票活动,事件变得扑朔迷离。在电影局公布更进一步的结果之前,事件难有进展。

《后来的我们》在电影本身制作投入、明星咖位、口碑水平都不算突出的情况下取得了远超同期电影的票房水平,如果没有此次事件,其前期宣发原本可以成为大书特书的成功案例。

“渣渣辉”自黑不敌MV共鸣,前期宣发对垒早已分出胜负

五一档期的几部国产电影有不同的前期宣发手段。《低压槽:欲望之城》是张家辉自导自演,在电影上映之前,张家辉参与B站直播自嘲“渣渣辉”梗,笑称“叫过渣渣辉的赶快来买票,不要忘本”。这次直播在B站引来了近600万观众围观,微博营销号也频繁转发“渣渣辉”接受采访的视频,热度颇高。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但《低压槽:欲望之城》截至5月1日票房仅为2741万元,豆瓣评分4.8,可谓口碑票房双双崩盘,“渣渣辉”自黑引发的病毒宣传也并未起到实际效果。

徐峥主演的《幕后玩家》走的则是创意预告的宣传方式。早在2017年9月《幕后玩家》就发布了第一款预告片,徐峥身披炸药包站在天台上,幽默呼吁院线多给排片,到了2018年2月再次发布预告,借着春节档的热度宣告定档五一,预告内容同样是徐峥的创意视频。

而电影上映后,反而是同期《后来的我们》因为退票事件被网友封为“真正的幕后玩家”,让这部悬疑片莫名其妙涨了一波热度。《幕后玩家》截至5月1日票房1.98亿元,豆瓣评分6.1,首映后两天票房走势向上,成绩中规中矩。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陈伟霆、林允主演的《战神纪》豆瓣仅有3.9分,魔幻化的“铁木真奋斗史”引来恶评无数,截至5月1日3211万的票房成绩加上首映之后连日下跌的趋势,基本已经宣告票房惨败。这部电影宣发上也少有亮点,话题集中在陈伟霆拍摄花絮的敬业上面,除了讨好明星粉丝之外效果不大。在社交平台上未引起传播效应,电影本身质量又难以支撑口碑导致最终垮台。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低压槽:欲望之城》虽然通过“渣渣辉”吸引了较多流量,但却没有和电影内容形成有效互动,电影的类型也不是搞笑路线,热闹过后没有达成实际效果;《幕后玩家》宣发中规中矩,仅有6.1分的豆瓣评分居然超过了同档期其余3部国产电影,依靠“口碑”达成逆袭;《战神纪》走明星+魔幻特效路线,但作品评分过低观影体验太差,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可能是五一档国产电影最大输家。

唯有《后来的我们》超预期地发挥了前期宣发的作用。根据淘票票专业版数据,截至4月30日《后来的我们》视频物料播放总量达到8020.8万位列榜单第一,评论总数5.4万。陈奕迅《我们》、五月天《后来的我们》、田馥甄《爱了很久的朋友》三首歌MV宣传片所达成的效果更是惊人,引发了刘若英、五月天、陈奕迅、田馥甄等歌手粉丝的大量传播。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来源:淘票票专业版

与“渣渣辉”不同的是,《后来的我们》三首歌曲与电影标题、内容有着极强的关联度,歌词和MV内容都与电影气质相符,主打情感故事的卖点在宣传过程中自然而然的深入人心了。上映之后豆瓣5.9分的成绩并不优秀,但《后来的我们》成功地达成了类似《前任3:再见前任》的情怀式宣传效应,靠成功的宣传手段引爆了票房。

但这些对宣发效果的认可都建立在宣发方没有”恶意刷票“的前提下。退票事件一出,关于《后来的我们》的风评迅速变化评分下滑,即使猫眼平台声明与己无关,舆论也几乎是一边倒的对平台进行指责。其实不管猫眼有无参与,此次事件对于猫眼、淘票票构成的在线宣发市场而言,都将是一场巨震。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猫眼、淘票票瓜分在线宣发,“新市场”需要“新规范”

两大票务平台的另一家淘票票在5月2日发布了一条耐人寻味的微博声明。其标题为《说真话不容易,做平台有担当》,话里行间,不难看出对同行的影射。针对猫眼电影提出的“改签先退后买”的说法,淘票票明确表示“淘票票与其他平台的通行做法是先买后退,改签不会计入真实退票数据中”。在结尾处淘票票更是强烈谴责恶意刷票的行为:

“我们认为,如果在影片预售阶段,通过虚假购票来粉饰预售数据,欺骗影院达到提升排片目的,在排片占比冲高后再大量退票,这已经不止是道德层面的问题,而是严重的涉嫌商业欺诈行为,应严厉追责。”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猫眼电影虽然坚决否认有参与刷票,但却因为自身主发行兼票务端的双重身份受到多方质疑;淘票票却在动乱之中游刃有余,两者的宣发业务其实有不同的侧重点。

【锋芒智库】在五一档之前发布过一篇关于猫眼、淘票票在线宣发的文章(在线宣发战场难分高下,“后烧钱时代”的猫眼、淘票票如何破局?)。其中提到猫眼电影参与宣发以主发行方身份居多,参与程度深,基本属于垂直整合业务;淘票票以参与联合发行身份居多,参与电影数量多,但并不深入参与上下游业务,以“平台化”为目标。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 截至4月26日

两者侧重方向原本并无高下之分,都是平台扬长避短的做法。《后来的我们》票房大卖也证明了主发行在宣发成功的前提下收益极为可观。但通过此次事件猫眼平台在舆论上所陷入的被动来看,票务平台作为主发行方也存在着值得警醒的风险。

即使猫眼电影如公告所说没有参与恶意刷票,此次事件对在线宣发行业也大概率是一次转折。与传统发行公司不同的是,猫眼电影、淘票票已经完成了在线宣发两分天下的格局,并且因为自身票务平台的入口属性,对院线数据几乎完全掌控,对观众购票、院线排片可能造成的影响远非以前的发行公司可比。

同时,票务平台参与宣发在近两年才开始形成规模,政府几乎没有针对性的措施来监管票务平台在宣发过程中的行为。资本趋利之下,如果没有相应的监管规范,营销行为很容易变成赤裸裸的恶意逐利行为,对电影行业是极大的伤害。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4月29日,电影局有关负责人已对影片出品方、发行方等相关人员进行了约谈,要求立即完善退票机制,认真查明存在的漏洞、进一步梳理情况、完善数据,形成书面报告报主管部门。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哪一部影片,都应该以其影片质量去赢得观众喜爱。电影主管部门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

曾经的“票房注水”“偷票房”的行为,在如今互联网票务时代已经演变成“锁场”“刷票再退票”这样的新形态,这样的情况下,或许新一波的整改政策已经在路上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首发站 » 完爆“渣渣辉”的《后来的我们》,或因“退票”引票务行业整改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