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早些年,翻看关汉卿的《一枝花》内里有那么一句:“我是个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愿朱颜不改常依旧,花中消遣,酒内忘忧。”

       落笔之处,别有风月,一袭傲骨恍如梅间长眠,午夜梦回之时,想起此句,方才发觉自己看着一方匣子睡了过去,彼时嘈嘈泻泻的却是正在演一出《风月》。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那时候,也忽然发觉,也许这“天下郎君领袖”也好,那“世界浪子班头”也罢,如此惊才惊艳,冠绝当世的,也唯有其中一身白衣翩翩,风流倜傥的郁忠良。

       《风月》,许是取自“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这个取材自叶兆言的长篇小说《花影》的故事里,丝丝入扣地将一个畸形的旧社会,那个大上海十里洋场旖旎风光里病态的每一个人都刻画的入木三分:像是低若尘埃又顷刻高举的郁忠良;也像是于阴暗一角自盛开放的少女如意;以及恍若是命理昭昭爱慕而生恨的端午。

  每一个人都在这样一个巨大病态的,萦绕着鸦片诡谲香气的江南大宅里,无法挣脱而出。彼时,狼狈而惶恐地逃离了庞宅的郁忠良,最后却为了夺取庞家的家产,又再次回到了这个阴郁而不详的宅邸之内。

  而这次,他面对不再是充满了靡靡之气的姐姐,而是如沉水白莲一般的少女如意。原本情场得意,如入花丛片叶不沾身的郁忠良,就像他自己说过的,“你知道我有过多少女人?我骗她们,耍弄她们,害她们,把她们踩在脚底下!可她们呢?她们还是要我。跪在我面前,为我哭,为我笑!”

    在那些被“拆白党”郁忠良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女人面前,他以无情对多情,他是高高在上的胜者。而在遇到如意的那一刻,他却退缩了,他忽然发觉自己好似爱上了这个单纯如同一张白纸的少女。

  一对有情人,在黑帮,与大宅的胁迫下,分崩离析。

  而活在庞府阴影之下的如意,却更像是一朵绽放地妖艳的花束。她只是养在深处,不仅没有被人认知,也不曾认知这个已经风起云涌的新社会。

  就连庞家的下人,也不知他们未来的女主人,到底是如何的模样。

  她在遇到郁忠良的那一刻,她体内原本潜藏的,渴求自由的灵魂,被唤醒了过来。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人情如花事,秋风且不知。”

  于是,两个年轻人之间,关乎爱情的角力,就此开始,如意追寻的是自由与爱情。而郁忠良,想要的则是唤醒在幼年之时,被庞宅之内的男盗女娼,彻底浸污的两性关系。

  阴差阳错,两人双双殒命,一先一后,死于一个轮回之手。

  唏嘘感叹之间,电影就此结束,瞳孔里倒影的却是又一个开局,只是,不禁又要扪心自问。

  是否,还会有那么一个人风度翩翩地再次顶着“江南庞氏”的大红灯笼,跨过高高的门槛,走入这一座尘封故旧的老宅之内呢。

  我想,可能会有。

  只是,最是春风留不住,白衣青丝一少年。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整部电影的光影,莫名地让我想起了在《2046》里斑斓而暖的色调,这也使得这部电影,莫名有几分墨镜王的意味。

  只是大段文艺而破碎的细节旁支,无论是莲池荷舟,还是浅水鲤鱼,亦或是被郁忠良夹在指尖把玩的红玫瑰,还有一丝一抹,夹带私货一般的隐喻,与不可明说。

  你可说他是故弄玄虚,私恨者大可叫嚷晦涩;而挚爱者,却爱这般欲说还休爱到癫狂。

  这一切,将一个发生在旧时民国的痴男怨女情事,化作如同一张如同泼墨画卷一般,朦胧写意得让人久久不能自以。

  只是,待得曲终人散,玉人香消玉殒,少年春风如故。

  我却不禁要问一句,他们是否爱过?

  郁忠良在遇到如意的时候,正值他情场得意,他在旧上海是交际圈里的贵公子,也是出了名的小白脸,之于王尔德的故事《道林格雷的画像》的主角一般。

  他就像是被无数女人众星捧月一般,是最为得意的明珠。

       只是,就是这样的郁忠良,却有不可言说的自卑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在一层铠甲之内,直到遇到如意。

  如果说,每个男人都有白月光,那如意,与那个让他动了情的姑娘,便是郁忠良的白月光。

  而男人是不是爱过白月光?不好说,不一定,郁忠良喜欢的,是他心里臆测的那个如意,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出淤泥而不染,在满是男盗女娼的庞宅里,独一无二。

  所以他才动了一个“拆白党”不该有的恻隐之心。

  只是如意呢?却并非如此,她生于一个被鸦片围绕,吞烟吐雾的世家之内。她的内核,是好的,她勇敢而向往自由,但却硬生生地被这个病态的环境,生成了错误的模样。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而如意,爱的是那一个自北京读书回来,见过“苏俄革命”、“世界大战”、“北伐战争”等等等等的他,他带来了一丝,将她从这个枷锁里脱身而出的希望,是自由。

  可郁忠良,却不曾去过北京,他只有他五光十色的夜上海。

  所以,两个人,终究都不是他们彼此的白月光,而他们爱的也不过是一种寄托。

  汝之七情,彼之六欲。

  情字不过付出,爱者未尝偏私。

  即便没有化身成复仇者的郁忠良毒害了如意,没有那个掏枪杀人的小谢,这一对人儿,也走不到他们口中的“北平”。

  就像是在雨天里,你急着与人并一把伞,想要的一方晴朗不曾到来,却只有劈头盖脸的雨星子落了个满怀。将这泥淖弄得,越演越烈。

  这是一张有关风月的画卷,却折射出当下的人,对于感情的诉求来。

  看完《风月》之后,我曾与一个朋友,有一段长谈,说的是友人的情事,某人希求找一个学历高,身材窈窕,容颜端庄的对象,幸得佳偶之后,却匆匆分别。问起缘由来,只说了一句:“与所想的,有些不同,意趣不投,一拍两散。”

      我不由得,和他说起这部电影来,也想起里头的只言片语,想起里头的白衣少年,红衣碧玉。

  就像是,你在这街上行来,人来人往,若你是一身白衣衣冠楚楚,却声色犬马的拆白客,无妨,自有人不那么喜欢于你;假使,你是身居闺房,伤春悲秋的碧玉暖香,那也有人识得你那一剪春风,独独钟情于你。这人不多不少,总有一人。不过是你自己。

  也不过是自私而已。

  友人也好,郁忠良也罢,还是如意,都不过想这个世界变得与他们所想一般,找一个心仪的姑娘,就能风花雪月,琴瑟和鸣。

  找了小家碧玉,不谙人事,就能飞跃那一片蒙在心头的阴翳,得觅真爱,不再醉生花丛。

  寻一个见过坚船利炮,革命复兴的进步青年,就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气,领略人间的繁华。

  《风月》里,一幕幕精致如舞台剧的画面,都重复着这样那样的命题,我不禁也想:

  如意每一声的“你爱我吗?”或许更应该向着自己诘问,我爱他吗?还是爱的是一个托生于午夜梦回之时的幻影,是一个拔高于他的虚妄幻象,爱与不爱?不过是自私与否,犹而如此。

  而红尘俗世,饮食男女,时不时地确认,是不是,也在不断敲打自己的心房,质问自己是否为了虚荣,而爱一个众人眼中完美的情人。

  殊不知,因此,过尽了千帆。

  情若过江之鲫,心网千千,却隙若白马,不设防备。

      年少时代,也曾因为流言与人做结,如今偶尔想起之时,幸哉此事,已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偶尔聊起,不还感慨,当时的我们,莽莽撞撞。

  而电影里的白衣人,与红衣女,却不得不冰冷地擦身而过。

  郁忠良不停地叫嚣,不停地重复着:“我再也不是你们庞府的仆人了,上海是男人的天下!”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爱的嘶吼无声而像细腻的手掌触过眉间心眼,自私的辩驳像是幼兽的虚张声势无力而让人悲悯。

     以至于最后,我心疼于忠良去阻止如意嫁给景云,他抛去了往日的高傲,还了本来卑微的面貌,他低声下气地挽回他那个做了短短时日的梦。

  只是,如意看透了她自己的虚妄,也狠狠击碎了他的美梦。

  落拓收场,玉石俱焚。

  我不由得想起汤显祖的《牡丹亭》里,有那么一句:“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如意看到了自己的满园春色,而忠良幸运的是,他还来不及自美梦里醒来,他便与梦一并破碎沉沦。

  距离看完《风月》已有几年,恰巧路过一家音像店门口,小城也迎来了春风,实体书店,音像店,也一家家的关门。

  唯有一张1996年《风月》的海报,被掩在好莱坞的大片张张色彩斑斓的纸张之后,泛黄地卷起页脚。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听一曲唱念做打,点一盅樟脑沉香,午间一袭风雪落,万树梨花开,满心欢喜,只到癫狂,却又恐日雪到点滴,让人误识白衣来。”

  在这个管不住的春暖里,也是不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首发站 » 人情如花事 秋风且不知 《风月》影评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