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电影《最爱》评论

非原创

当未来的路已经看不到前行的方向,我们是否还能矢志不渝相爱如初?《最爱》是由顾长卫执导,郭富城、章子怡主演的爱情电影,主要讲述了在某个偏远村庄中一对热病恋人的爱情故事,表现了导演对社会上存在的歧视和偏见现象的讽刺。

该片以一个小孩的视角叙述故事,客观而冷漠的讲述了影片中诸多性格鲜明的人物和故事情节的发展,突出展现了在混乱环境下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黑心的伪善者,赵齐全

赵齐全可以说是全片中恶势力的象征和缩影,冷漠、黑心、偏袒、虚伪便是赵齐全所有的形象。他是全村热病的罪魁祸首,却能漠然到只在学校门口丢下一袋大米转身就走,却能全村被热病闹得人心惶惶时在学校外墙上写下卖棺。在这两场戏中,前者运用全景画面,既间接表达赵齐全被村里人所孤立所憎恶的寓意,又展示了他对热病群体的厌恶和鄙视,甚至不愿踏进学校一步去看望自己仅有的两个亲人;而后者则是运用特写,突出表现了“卖棺”两个红色大字,进一步暗示赵齐全的恶,不仅做血头赚活人钱还倒卖棺材赚死人钱,将黑心商人这一形象演绎得惟妙惟肖。赵齐全的悲哀,在于他利欲熏心舍弃人性,被周围人所唾弃却依然执迷不悟。

妥协的守望者,老柱柱

老柱柱是全片最具有保护性的角色,同时也是最具有妥协性的角色。从影评一开头他为了替大儿子赵齐全赔罪向众人磕头,这时的近景可以看出他这几个响头结结实实的磕到了地上,这时就已经初其保护性和妥协性的端倪。之后黄鼠狼把他从学校里开除,特写镜头切到他脸上的失魂落魄,放弃校长之位也是他为了保住二儿子赵得意而做出的决定。作为赵齐全的父亲,他憎恨儿子的恶劣行径却不得不替他承受着村里人的怒火;作为赵得意的父亲,他反感儿子的不伦情感却不得不为他忍受着村里人的白眼。老柱柱的悲哀,在于他有心想要守护,却无力最终妥协。

张扬的背叛者,赵得意

赵得意是一个背叛者,他背叛了自己有妻有子的家庭,背叛了“不夺人之妻”的道德,背叛了夫妻伦理。但在这被死亡和疾病笼罩着的压抑氛围中,他和商琴琴的爱情虽然离经叛道,但反而变成了全片一大亮点,承担起了全片情绪编排中大部分的正能量。赵得意第一次从窗户间隙里看到商琴琴时的框式构图,随着赵商二人感情不断升温而逐渐变低的色彩对比度,从暗色调冷黄色到亮色调暖黄色的悄然变化,这一切都在暗示着这份爱情的必然性和珍贵性。毫无疑问,赵得意的性格是张扬的,他不同于商琴琴的坚毅隐忍,他敢于舍弃也敢于追求。所以他为了和商琴琴结婚果断放弃了自己的祖屋,直至最后因为商琴琴的死而放弃自己的性命。赵得意的悲哀,在于他被同村人惧怕的病情,亦在于他不为世俗伦理所容的爱情。

全片大量运用远景,暗示了他们所处村庄的贫穷落后,和村庄位置的偏僻。这大山深处的人们不常接触外界,因为无知所以畏惧,不断的对热病群体施以精神上的压迫和身心上的隔离;但热病病人们又因为没有文化和资金走不出大山,所以他们只能守着村庄直到死去,就像粮房、大嘴、四轮、老疙瘩等人一样,失去生存的动力和信心,最终走向死亡。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这大山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可悲的,他们的余生已注定被笼罩在恐惧带来的阴影下,再也无力摆脱。唯有人们对未来抱有希冀,不再对疾病患者施以压迫而是给予帮助,但愿以后不会再有来自这般大山深处的哀鸣。

电影《最爱》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电影《最爱》评论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