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Blossoming into a family

20180512

Blossoming into a family

上午正在图书馆做题,旁边多媒体教室传来的歌声、乐声,一下子纠住了我的神经。原来是一部日本电影,刚开始。

1940

电影讲述了一个找寻“家”的故事。1940年代的日本,男主人公,和服装,戴眼镜,清瘦,坐在一间学校/私塾的几案前。清洁员正在向他汇报做完的工作,他问到了清洁员的家,清洁员说,家人都死于战火了,略伤感,为了缓冲气氛吧,她又说道,但是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由此,主人公,想起了自己的家——“我不知道什么是幸福的家”。主人公儿时父亲残暴,动辄就打他…一天在学校/私塾,他打了一个同学,因为那个男生侮辱他的母亲。老师说,这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他说:您教育我们要彼此尊重, 可他们却都不遵守。总是强者欺负弱者,富者嘲笑穷者,为什么?….老师与学生的缘分越来越深。老师家经营着一个酒馆已经一百多年了,1800左右购买了一所皇室的房子,现在一起经营的还有老师的嫂夫人。后来老师将主人公收为养子,老师还有一个侄子,将是酒馆的继承者。

主人公读了大学,去了英国,告诉自己的养父,自己会去做翻译。等再次回到日本时,养父已经去世,将私塾传给他,要他来作老师。他留了下来,认真地教学、工作,却被朋友指责“没有感情”。主人公也觉得自己是 “empty”的。

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一个生气着从店里喊着“我辞职”的妇人,就是片头为他工作的清洁员。画面切回到片头的几案边,清洁员做完主人公交待的事情回来,继续和主人谈,并不自觉地取下主人的眼镜,原来已经布满了灰尘,擦拭过后,主人带上,恍悟:看到了一个美丽的世界…临走,清洁员说,改天您讲讲您的“家”。

1970

下一幕切到了1970年代的日本,传统的日式房子,二十七八岁的女儿和母亲一起用饭,今天将是她出嫁前的最后一天。母亲就是清洁员,她在主人公的遗相前摆上了饭菜。母女间恭敬地说着话,母亲今天会把女儿的东西打包好,女儿出门上班前问母亲晚上想吃什么,母亲说我会准备好饭菜,女儿笑着出门离去。她一家公司(银行)上班,一个相熟的客户-与她母亲年级相仿的阿姨,祝贺她新婚快乐,安慰她,不要因为出嫁离开留下母亲一个人而觉得歉疚…远镜头切换到一条凸起的大道上,下班回来的女儿走着,重逢了儿时的自己——八岁的小女孩,匆忙地抱着做好的和服去给顾客送的母亲…

再一幕是1970年代的日本大城市(maybe东京),在时尚业忙碌着的二十几岁的小女儿,工作室来了一个外国大咖,正在拍摄一组照片,但是她早于其他人的先下班了,原来是去接她幼儿园的儿子。

1970的五年前

五年前,小女儿坐着火车顶着大肚子回家。火车站遇到了单位的摄影师,说,你照顾好自己,我还会再回来的…小女儿推开了摄影师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大女儿如同家长一样地生气,你知道独自养活一个孩子的艰辛吗…更何况是我们这样的家庭…就是那个去美国的摄影师吗…小女儿说,那个时候我们是相爱的…我讨厌你总说“我们这样的家庭”…母亲则在一旁静静吃饭…两姐妹几乎要吵起来了,母亲静静地说道:孩子在听…姐妹两人停了下来,感恩美食。最后,小女儿说,姐姐你能不能祝贺我一下,我要为咱们家再添一个新成员了…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的小女儿在窗前的地板上躺下,即梦到了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的画面,因为不能像姐姐那样倒立而闷闷不乐,“就是做不到”,父亲说”没有不可能”,随倒立在墙边,说会等到她倒立的时候才停下…小女儿倒立成功了…”没有不可能”…

一会儿,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来家中看望老师,他是一所大学的讲师,专业是农业,种番茄。随后青年带队一起去找酒馆以及这座房子的head,也就是主人公养父的侄子,为了城镇的发展,这里要再开发, 学校和酒馆将会被作为纪念继续保存下来….晚上,学生们在家中一起换歌畅饮,合唱起了《友谊天长地久》这首父亲(老师)当年的教大家的歌。晚上妹妹开心地说道,像是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姐姐祝贺妹妹将要有baby,道歉自己不能帮助妹妹。妹妹向姐姐道歉,让她生气了。姐姐说,我试着站在你的角度想,其实你很艰难。但是你还是endure well,过得很好….

第二天一早,喝酒畅饮的同学们纷纷离去,学农业的青年也才如梦方醒,慌忙找不到眼睛…随后,大女儿整理房间时看到了青年的眼睛,人身地吹了哈气,擦拭,他可以看清楚了…动作、语言、神情和当年的母亲一模一样….快速追出去,两人再次道别,青年指着受众的一布袋番茄等蔬菜,说给你们带的,但是却忘了给你们。大女儿说是你家田里种的..不是,是我在大学里种的,味道很好。但是转身离去时,又忘了把袋子给人…

这期间,大女儿正在筹划着给母亲买一个现代的公寓,但是母亲不愿意离开老房子,虽然她也不能在这儿住多久了。

1970的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大女儿八岁,小女儿六岁的时候…快乐的家庭生活..因为说好了晚上一起看电影,但是又有节目排练(吹笛)父亲只得出门,小女儿外显自由地生气,父亲连连道歉,大女儿则懂事地让父亲注意安全,并说,一家之主(the head of a family)不能这么道歉….母女三人在家中穿着和服,母亲教女儿们传统的日本舞蹈,又被传呼外面父亲的排练声吸引,跑去大声喊dad…….

一天,母亲忽然晕倒,父亲赶紧请了大夫来。母亲笑着对大夫说,他反应太大了,非要我躺下休息…确实并无大碍。临出门,孩子们感谢大夫,大夫交待孩子们照顾好母亲。回头和父亲说,孩子们来了多长时间了。七八年了吧。嗯,孩子们都很好,我感觉到了你的变化,你现在不是empty了,是dad。晚上孩子们睡下后,父亲照例在桌边写日记,母亲则端来酒杯为其斟上一杯酒。父亲还买了一个莱卡的相机,说想要多拍一些家人的照片。他问:今天大夫说我变了,我们是一个家。

我们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证明是一家,血缘上的,法律上的…但什么是家呢?家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妻子,笑着说,太深奥了,我一思考我就想睡觉。随意地说道:可能像slow cooking, the family taste well during the process of cooking slowly…丈夫,嗯,是一个好比喻…妻子又说道,嗯嗯,kids are like flowers blossoming here and there, I felt 搜happy。丈夫茅塞顿开,

family is just like a tree, it will grow  branches, just like familu becoming bigger and bigger. Then it wil grow flowers, flowers will give out seeds, seeds will grow another new tree…Seeds growing is just like children getting married.我期盼看到她们从这座房子里出嫁的样子….

花无百日红。一天,孩子们和父亲一起打豆腐,回来路上,姐妹倆一替一换地端着泡在水中的豆腐玩儿,突然父亲倒在了他们的身后。父亲的葬礼上,小女儿一直在哭,母亲笑迎来宾,大女儿保持平静,并告诉小女儿,妈妈让别哭了。葬礼宴席还没结束,房子的head就来了,他死了,你和你的孩子们要尽快搬出去…..争论间,head说这些abandoned children已经让我们家蒙羞了…..

两个孩子是在一个雨夜,被人丢在主人公门外,大女儿两岁,小女儿还在襁褓。主人公赶紧叫来了大夫。孩子身体无碍,大夫说,接下来应该叫警察,找到他们的父母,或者送进孤儿院。清洁员看着可怜的孩子,说道,我要收养他们。大夫说,怎么可能,你的条件,怎么收养,收养都是有钱人的事儿…主人公冲出门外,在雨中大吼一声,回来对清洁员说道,你一个人收养孩子太艰辛了,我要和你一起收养。你愿意嫁给我吗….

葬礼过后,母亲躺在地上,趴在父亲的衣物旁,一蹶不振。大女儿走过来,说,我决定了,我要做the head of family,来保护你和这个家,你不用担心….母女三人继续活着了。

1970的五年前

之后,大女儿与农业青年便展开了书信来往。此时的旁白是大女儿,我讨厌缝纫机的声音,疑问它让我想起艰难的时候。我同情母亲,我觉得我有义务照顾她,但是我也看轻她,我不想像她那样。妹妹从来都获得很自由,我很羡慕。我太在乎别人的想法…

这些其实从前边的片段中很容易看出来,大女儿小时候就懂事地让人心疼。小女儿的生气、未婚生子,“没有不可能”…. 整部电影台词不多,对话简练,但是对于人物的性情、故事的交待却传达地再清楚不过了。就像写作一样,同样是文字,高手简单地拼一下,文字虽少,隽永且丰富。

青年小时候家里穷,交不起学费,有一次他父亲拎着一筐蔬菜来到学校…孩子,嚷着让父亲赶快回去,自己太尴尬了。老师教育孩子不能这么无礼,这些比钱更有价值…青年坦诚,自己曾经很自卑于自己的农民家庭身份,但是老师鼓励他,番茄的味道很好,可以学习,如何让番茄的味道更好….大女儿坦诚了自己的身世,we are not biologically family….

1970

婚礼前的晚上,躺下了的女儿又听到熟悉的缝纫机声音,于是起身来看母亲,你还在忙着。哦,你该睡了。我可以睡这里吗?不像小时候的回答“在这里睡,你会着凉的,快回去睡吧…”,母亲这次说,好吧,我现在就停下,咱们一起去睡。睡前,母亲说,我不知道爱是什么,就是说话吧,不停地说,无论大事小事…要和你的丈夫说…

大女儿的婚礼,举行在了那间百年酒馆里。主持婚礼的是房子的head,就是两个女儿的叔叔,因为他母亲去世时交待他要如此做的。这也是说主人公的愿望。中途,小女儿也和摄影师也在此举行了婚礼。姐妹两人像小时候一样,一起穿着和服,跳着舞….

母亲拿着鲜花,来到已经被封的房子。空无一物的房子,干净之际,母亲把鲜花插在了墙上,跪在地上,对着房子磕了一个头。影片结束。


关于家

每个人都能从电影中看到各自的东西。我曾无比怀恋小时候的五口之家,也曾因为姐姐、哥哥的逐渐成家,而神伤不已。至今似乎也没有准备好建立一个自己的家。只想好好地守护好生我养我的家。

一个家就像一棵树,树木不断长大,开枝散叶,开花结果。孩子,就像树上的花,花生出种子,种子飘散落地,长出新树,成立新家…Blossoming into a family。

长满了树,树木老去,树木新生。尘归尘,土归土的同时,前赴后继。

关于电影

静静地讲故事的电影。插叙添加了故事的出其不意感。配乐大赞,女声直抵心间。人物长相从五官角度,一定不属于大家所追捧的行列,但是却美的沁人心脾。母亲一直的婉约的笑容,大女儿的隐忍,小女儿的明丽,父亲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感…每一个人都给人,就是这个样子的感觉。

关于孩子

爱孩子吧,给他足够的爱与温暖,不要让他太早地懂事吧。懂事到让人心疼,是什么感觉啊。请做好了准备再带他们到人家吧,不然,何必让他们如此辛苦呢。

关于生活

无论怎样,都能够继续下去的,而且能够endure well的。美好终会结束,但又怎样。爱留心间,继续前行。活着,骄傲地活着。


电影结束,所有人静坐着,片尾曲《友谊天长地久》纯音乐。旋律结束,鼓掌喝彩。两位老师走上前来,交流,有同学发言之类。全程意大利语,坐了二十分钟,实在不懂,就出来了。电影是日语原版,英文字幕。

Blossoming into a family

后来有同学出来,赶紧过去问了电影名字。上台的男老师,就是电影的导演。带了两个孩子(两三岁)过来的一个妈妈原来是导演的妻子,导演在台上讲话时,孩子还跑过去,靠在腿边。追过来的妈妈在一边尴尬地笑了。男老师边讲,边轻轻地抚摸了孩子的头。无意间最直接明了地诠释了family。

在电脑里搜索了半天,没有搜到任何信息。刚去图书馆工作人员那儿询问是否有海报,电脑系统里竟也没有,只有这些信息:导演名叫Hiroki Hayashi,电影名称《Blossoming into a family》。

插曲为《家族的风景》,耳朵和心灵都会怀孕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首发站 » Blossoming into a family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