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逝年——《芳华》

文/乐帝

        风里飘雪的花

  在记忆之中发芽

  那些红色绿色

  我们的青春年华

逝年——《芳华》

这部电影上映了好长时间才开始看。如果说看之前是带着调侃的意味,那么看完之后的我,感觉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在不自在地慢慢思考。

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影片《芳华》通过展示上世纪一个部队文工团中一群年轻人芳华正茂的青春,讲述了属于他们那个时代青春的故事。

这是一篇没有蹭热点的影评,我也想不按套路的来叙述感受。

逝年——《芳华》

男主人公刘峰被文工团的战友们亲切的称为“活雷锋”,听到这三个字,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贬义。为什么称之为“活雷锋”呢?帮战友稍包裹、吃破了的饺子、帮忙赶猪、给没钱买沙发的战友做沙发、让出上大学的名额给战友、站出来帮助没人愿意搭档的女主跳舞,刘峰仿佛无所不能,而且心细如发。

女主何小萍是一个从小受尽欺负的苦命女孩。亲生父亲受文革影响进行劳改,六岁随母亲改嫁,从此便开始受尽了委屈和欺辱。努力让自己进入部队,打算着远离那个伤心的家,进入一个光荣的新天地。谁知道进入部队后欺负依然没有停止,因为“借”了舍友的军装去照相而未承认,从此便开始了部队里的欺负。翻床、搜身、被战友孤立、劳改中的父亲又因病而故,似乎所有的苦难都打算在这个小姑娘的人生中走过一遭。

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将格外勇敢,人群会格外拥挤。

优秀的男主看起来不似普通人般欲望全都写在了脸上,其实他也有自己的情愫。在邀请林丁丁去参观新做的沙发时,受到邓丽君歌声的鼓励,刘峰大胆的像林丁丁表达了自己压抑许久的情愫。这一幕被其他战友撞见,被斥这是内部作风出了问题。刘峰被上级调去调查,调查员一直旁敲侧击的想让刘峰承认其猥亵行为,正直的刘峰愤怒地回击,于是被上级下放至川滇边境连队。刘峰是伟大的,他是战友口中无所不能的“活雷锋”,伟大的活雷锋的送别场面必定是人潮涌动的吧,不,只有何小萍来了。

逝年——《芳华》

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

何小萍因为爱出汗而被同组搭档嫌弃,而其他人也丝毫不愿意去与何小萍搭档。尴尬愤怒的时刻,刘峰说,我来。即使他的腰在抗洪中受了伤。何小萍的眼里闪烁着点点希望,刘峰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个真心善良对她的人。当刘峰被林丁丁污蔑而被下放连队时,文工团的每一个人都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时候,何小萍对这个组织彻底寒了心。她装发烧放弃饰演A角的机会,也由此下放至对越战区护士班。

逝年——《芳华》

黑色,最丰富、最复杂、最宽容的颜色,它容纳了最冷和最暖色谱,由此把一切色彩推向极致。

对越战争远比教科书讲述的惨烈,刘峰和战友护送驮队,中了敌人的埋伏,伤亡惨重,而刘峰也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胳膊。

而何小萍却在战争结束的时候,患上了精神病,可笑的是,她是因为“标兵”这个荣誉而崩的。医生说,大白菜放在寒冷的室外也不会坏,即使常年忍受刺骨的凛风,可是移进温暖的室内,就坏了。何小萍心里的弦崩了。

逝年——《芳华》

“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为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 ”

逝年——《芳华》

这是电影《芳华》最后的旁白,直敲人心。

看完电影最大的感受莫过于对本部影片对于人性的考量,原著作者严歌苓在书中曾这么写道“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他有着令人憎恨也令人热爱,令人发笑也令人悲怜的人性。并且人性的不可预期,不可靠,以及它的变幻无穷,不乏罪恶,荤腥肉欲,正是人性魅力所在。”充满变数的时代只能是让我们用一个复杂的眼光去回视它,既有青春的芬芳,又有混乱的血腥,纠缠在一起,成为沉淀在经过那个时代的每一个人心底的记忆。

逝年——《芳华》

以歌词开头,便还以歌词结尾,恰巧这首歌也如同《芳华》一样,击中了我。

         时间似流水

  催促我们长大

  年轻的心有了白发

  当初的人呐

  你们如今在哪?

  是否也在寻找梦的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90影视 » 逝年——《芳华》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