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暴裂无声》:一个肉搏者的宿命

《暴裂无声》:一个肉搏者的宿命

张保民无疑是一个肉搏者。他粗野、暴力、固执,用拳头直接去对抗命运。

在奉县挖煤时,与工友发生争执,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打架;

面对本村矿洞出售协议,用暴力来表达不满;

被昌万年手下打后,没有报警也没有屈服,而是找机会打回去;

在一场械斗中,为了报答矿上门卫老人给他拿馒头充饥的善意,面对穷凶极恶的打手,他拿命相救;

发现村长把他的行踪报告给追杀他的人后,他追着猛打;

当他发现昌万年办公室有疑似儿子的线索,他以一敌十,用血淋淋的拳头想抓住最后的希望;

被昌万年要挟交出律师徐文杰的女儿时,他寻找机会进行反击。

以肉相博,是他生存的方式,表达诉求的方式,也是他报恩的方式。

但他得到了什么呢?

和工友的争执,结果是脸上挨了一铲子;

因为不在矿洞出售协议上签字,结果把羊肉店老板一只眼戳瞎,每月要支付医药费,欠了一屁股债,矿洞出售,谷丰村污染严重,其妻子也得了怪病;

在寻找儿子的过程中,被打的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妻子翠霞不能理解,责怪儿子的丢失“全怪他”。村里羊肉店老板骂他“没用”。

当他拼着性命把律师女儿救出来,他并不知道,律师是合谋杀死儿子的凶手。而他的所作所为,到最后也没换来律师徐文杰良知的回归,儿子的死因和尸体在矿山的崩裂中石沉大海。

除了情绪得到喧泄,暴力根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诉诸暴力也许并不是他的初心。

但是当愚昧的村民为了一点补偿金,集体逼他签字时,除了暴力,他还能有什么选择?

当得知儿子失踪后,他第一时间去派出所报警,民警也只是好心的提醒他,在村里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对于他们来说,每天都有来报案的群众,家里牛丢了?邻里发生纠纷了?警力有限,哪能都处理过来?

他尝试过用最文明的方式,张贴寻人启事。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贴在墙上的寻人启事和其它小广告一样,无关痛痒。

而村里代表最高公权力的村长,却成为矿老板的帮凶。用利益相诱,让村民让渡出健康的生存环境。直接参与到维护矿老板利益的链条中去,成为矿老板豢养的家犬,共同压榨着底层人民的血汗。

除了使用暴力,张保民还能如何选择?

所以,表面看似逞凶斗狠的暴力,其实反映的是小人物的无力和悲凉。只有用命相搏,用拳头硬碰硬的方法去快意恩仇。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影片往往是现实的折射。

2011年,5·26江西抚州连环爆炸案,当事人钱明奇因为拆迁纠纷,十年上访无果。他在微博中以董存瑞自比,用爆炸这种惨烈的方式,在向政府机关发泄不满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0l3年,6·7福建省厦门BRT公交燃烧案,当事人陈水总的“微博日记”清晰地记载了他的心路过程:“赖以维生的摊子被取缔,草民四处求诉无门,派出所把年龄填写错误,找公安改错又到处踢皮球。”绝望中,他让40多个无辜生命为之殉葬。

2016年4月14日,女企业家苏银霞被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杜志浩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污辱苏银霞。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但并没有得到帮助。警方过来,仅说了句,要债可以,但不可以打人后就离开了。最终,于欢精神崩溃,拔出了一把刀,刺伤四人,最终一人死亡。于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解读以上多起暴力维权案例,都是经历过寻求有关管理部门协商沟通,上访以获救济,付诸司法、媒体、网络等多条维权途径,在各条途径皆失败情况下,陷入自我的绝望,最终脱离了“以理诉求”“以法抗争”正常纠纷解决框架,走上暴力化的不归路。

以暴制暴,从来都是文明社会的耻辱,是对政府公信力的伤害和对社会正常秩序的破坏。

所以,无论从维护社会稳定的现实功利考量,还是从法律追求的基本公平正义价值出发,都需要用制度来关照和保护底层群体获得救济。

以暴力开始,用暴力结束,不应成为底层群体的宿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首发站 » 《暴裂无声》:一个肉搏者的宿命
分享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