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在线播放VIP视频

《熔炉》:斗争过,才会有所改变

《熔炉》:斗争过,才会有所改变

“该片是以二零零五年发生在某一所聋哑人学校的真实事件为蓝本制作而成的。对这起案件的所有法律上的判决,已经全部结束,但是,为了揭露真相,他们仍旧在战斗着。”

一、

2012年夏天,我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句话出自一部叫做《熔炉》的电影,但是这句话却戳到了我的心尖,一年的时间,一直是我的QQ签名。

后来,我看了这部电影,用愤怒的情绪写了一篇影评,被莫名其妙的删过,再看,我还想写,还想发。

这是一部足够抵抗绝望的电影,如果你觉得生活过的极不如意的话,你就看看《熔炉》吧,你会发现,相比影片,你的绝望也不过如此,当然,这绝对不是卖惨。

故事,要从一个叫雾津的地方说起。

一个雾蒙蒙的早晨,美术老师仁浩从首尔来到雾津一所聋哑学校任职,路上看不清方向,所以撞死了一只小鹿,与此同时的另外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卧轨的小男孩。

仁浩对这所学校的感觉很不好,总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的感觉。

    去报道的那一天,对所谓的规矩,一概不明。

本来是一张大票,但你是因为金教授推荐而来的,所以只给五张小的就好。”

“您是在跟我要钱吗?”

“那你以为老师的这个位置是白给的啊。”

他所敬重的校长给他介绍的工作,现在却来跟他索要好处费,这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情。

仁浩并不了解残疾孩子,开始的时候他以为学校里的压抑气氛,也不过是残疾学校与普通学校的不同,半夜听到洗手间里发出的女孩子的惨叫声,他走过去的时候却被保安拦下,把这怪罪于孩子们的恶作剧。

“看来你初来乍到还不太了解情况,这里的孩子,无聊的时候就会发出些奇怪的声音来玩,而且因为自己听不到,叫的更卖力。”

办公室里,同事在殴打着一个男孩子,玩命的殴打让仁浩觉得,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压抑。

他还是制止了那个老师,问询的时候,没想到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那小子的弟弟几天前因为火车意外丧生了,身体一有残疾,心里也会有点残缺的。”

怎么可以把施暴说的那么理所应当,又怎么可以把伤害孩子当成是自己的乐趣所在?

二、

晚上,一个人在宿舍的仁浩开始查找了几个孩子的资料。

全民秀,二级听力残疾,三级智力残疾,爸爸是智障,妈妈行踪不明。

陈宥利:智力残疾三级,加上精神年龄八岁,食欲过于旺盛,需要特别指导。

金研斗,因意外后遗症失去听力,是个孤儿。

这些孩子也不是自愿被生下来的啊,一个人的命运很多时候会与一出生的时候所带出的某些因素密不可分,如果他们可以知道关于生活自己缺少选择权力的话,或许根本就不想来到这个世界上。

资料写的很详细,学校的面子工程做的特别好,可为什么不能对孩子也好点呢?

仁浩又一次被异样的声音所吸引,这次看到的,是一个女老师把妍斗的头按在洗衣机里:“我在教育孩子,你不用管。”

所谓的教育,是从什么时候变成对没有还击能力的孩子,施以暴行的呢?

是的,这不是什么对残疾人的歧视,这完全是暴行。

“我有淤青的伤口,被性侵犯了,而且还是被校长,想强行做那事,后来好像失败了。”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妍斗被仁浩带到了医院,他所得知的真相已经不是他的个人能力所能承担的了,好在,来雾津的那一天,他因为误会,认识了人权组织的友真。

妍斗信任了友真,说了一些她所知道的事情,足够让有良知的人愤怒。遭受过性侵犯的不止研斗一个人,叫朴保贤的老师,甚至强暴过男孩子。那些孩子也都试图逃跑过,作为报复,孩子们才会经受那些暴力殴打。

那个把妍斗的头按到洗衣机里的宿管叫尹慈爱,和校长是情人关系,那样对妍斗的理由竟然是警告,说研斗胆敢勾引校长的话,就会杀死她。

到底是如何的变态,才会把一个小女孩,当做自己的情敌。

《熔炉》:斗争过,才会有所改变

三、

厕所上方校长的那张脸,一度成为了我的噩梦。三种颜色的新闻被报道出来之后,这张照片又回到了大众的视线。

这样的监视,连观众都会害怕,当事的孩子呢?

“这件事情,你胆敢告诉别人的话,我就杀了你。”杀人的动作是个威胁,遭受了那般的不公,却是连说出来,都不敢。

知道了这般的真相,仁浩已经无法继续安心的做一个老师了。

这天,仁浩的妈妈带着女儿从首尔来看他。

妈妈说:“听说你们校长非常喜欢兰草,金教授也说过,你们校长的人脉不是一般的广,讨好校长之后都被调去首尔了呢。”

仁浩愤恨的问妈妈:“您知道校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收钱卖教师职位的人,能是好人吗。妈妈也知道,校长不是一个好人,但是校长却是一个有权力的人,有钱有权的人,即使你恶心他,还要继续去巴结他,或许这会让自己更加的恶心自己。

“那些钱是把房子的包租钱给调出来的,你说你为了画画,四处晃荡的时候,你难道忘了我和松儿她妈,是怎么把松儿养大,还供着你的吗。你只要专心教好你自己的学生,不闻不问,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仁浩,不要想别的事情,就想着松儿吧。”

妈妈的话,把他心中刚刚的愤怒和良知的火苗压下去了一些,他只是一个穷教师,有一个老去的母亲额一个患哮喘病的女儿,他凭什么和校长抗衡。

隔天,仁浩拿着那盆兰草,站在了校长的办公室门前,校长办公室的门,是关于良知的分界线。

四、

朴老师一边在疯狂的打民秀,一边说:“真是憋死我了,我叫你说话啊,你这哑巴,总在那里支支吾吾,你叫我怎么听得懂啊。”

强迫一个哑巴说话,这本身就是一件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啊,当恶人想施以自己的恶意的时候,还会想着个自己找到开脱的理由。

“朴老师,这里是校长室,去找个安静的别处吧。”

打开门,看见了拿着兰草的仁浩,这次他的选择是把兰草的盆子打在那个人渣的头上。

对,他是一个没钱没权的美术老师,但首先,他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如果面对这样的事情还继续无动于衷的话,他不仅没钱没权,还没有良知了。

既然学校回不去了,那索性,就斗争到底吧。

很多事情,即使斗争之后还是失败了,但做出了斗争,最后才会有所改变。

民秀怯怯的问:“真的可以让那些人受到惩罚吗?”他太希望,那些坏人真的可以受到惩罚。

“我可是雾津教会的长老啊,是信奉耶稣的人。”被抓走的校长不停的说着这句话,不知道耶稣如果真的可以听到的话,会作何感想。

敢于站在孩子这边的人本来就少,被钱财贿赂的警察却还是提出了前官礼遇,本来就没有什么希望的胜利,更是雪上加霜。

开庭那天的景象扎痛了很多人的心,法庭外面站着的,竟然都是为了校长说话的人:“他们信奉着耶稣,关爱着可怜的残疾儿童,为爱心事业奉献了一生,这些不诚实的人,竟然污蔑长老,我们绝对不能原谅他们。”

仁浩和友真带着孩子穿过人流,走到法庭里的时候友真忍不住的说:“真庆幸,孩子们听不到这些声音。”

还好被伤害的孩子们,听不到这些污言秽语。

《熔炉》:斗争过,才会有所改变

五、

仁浩正在安慰孩子的时候,不曾想到母亲来了:“你以为别人是分不清你说的是对是错,才在那里闭口不提的吗,想先照顾好自己,好好养活家里的人,光说对的话是没用的。”

这一次仁浩却没有妥协,这件事情要让大多数的人知道,也要让母亲知道。

听了一次审判,母亲走向了走出来的仁浩和孩子们:“对那些没长大的孩子,大人们都干了些什么事儿啊。”

即使不能好好的养活家里的人,孩子们的事情,她也不能阻止儿子做下去了。

妍斗和宥利在法庭上的表现都特别好,这让他们的胜算看起来很大,孩子们都很高兴,以为这一次正义会降临在他们的头上。

民秀难掩激动,一遍遍的表达着自己的紧张,万一自己表现的不好该怎么办,仁浩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他不需要作证了。

“就算再贫穷,再怎么没学问,可自己的孙子遇到了那种事情,竟然因为几个钱,就同意私了了呢。”这是尹慈爱说的话,金钱对于穷人是拼命想抓住的稻草,甚至出卖自己的尊严。

民秀哭着说:“怎么能原谅呢。”

预料之中,败诉。

那天晚上,民秀抱着那个对他施暴的朴保贤,一起卧轨,既然没有办法一起活,那么便只能一起死,既然家人没有办法做他的庇护,那么,他需要自己来做些什么,哪怕是要以生命作为代价。

“这个孩子,叫民秀,是个听不到声音,也不能说话的孩子。”残疾人的抗议最后变成了暴动,仁浩抱着民秀的照片,重复着说着这句话,即使头被按在地上被水管浇水,也在重复着这句话。

官司失败了,但却让孩子们的生活过的更好了一些。

“发生之前和发生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他们明白了,他们也和其他人一样,有人来珍惜。”

不要因为正义的力量太弱小就无动于衷,毕竟,斗争过,才会有所改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首发站 » 《熔炉》:斗争过,才会有所改变
分享到:
赞(0)